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24岁的她是多么渴望得到救治(图)_far.wuchenghotel.com / 内容

24岁的她是多么渴望得到救治(图)

作者:尹力|时间:2017-06-25 20:54|来源:far.wuchenghotel.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24岁的她是多么渴望得到救治(图)

(原标题:24岁的她是多么渴望得到救治(图))

  7月15日上午,横峰街道马安桥村,这一次的采访持续了很久。大部分时间,都是记者在自言自语,对方除了沉默,便是回答“我不想说”4个字。采访一度陷入僵局。   她今年24岁,叫徐梦伟。对于女孩子来说,这本是如花般盛开的年纪,但对她来说,生活太过灰暗。因为脸上长有先天性神经纤维瘤,她的脸整个畸形了,只能用右眼来看这个世界。   每次出门,别人看她的眼光太过异样,徐梦伟也基本上把自己封闭起来了:她没有上过学,她没有可以一起玩的小伙伴,她也没法正常工作……   最后,一张名片,打破了我们之间的僵局。这张名片上写的是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的医生谢峰。“医生说有问题可以扫上面的二维码联系他,可我不会弄。他说,动手术的话要等3个月。为什么要等这么久?你帮我问问吧!”   这句话,让我明白了在这个姑娘的心里,是多么渴望得到救治啊!   她从不曾开心   在徐梦伟很小的时候,爸爸徐端君就和她的妈妈分开了。从5岁到14岁,她都是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14岁之后,爸爸才将她接回到身边照顾。   对于外公,徐梦伟一直很感激,“外公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教会了我坚强,让我勇敢地去面对每一个人,让我不要去憎恨别人。他只希望我能够过得开心。”   但她的心里又觉得对不起外公。“因为我没有做到。我不够坚强,也不够勇敢,我也从不曾开心。在过去那么长的时间里,我曾想过放弃自己。那样我就解脱了,不用承受那么多的痛苦。我到现在也没有办法去报答外公。”   徐梦伟说,她能够说心里话的人很少。她只有两个朋友,一个是外婆家的亲戚,一个是大伯家的女儿。   除了偶尔出门去看外公,徐梦伟基本上每天都待在家里。她没有出门逛过街,穿的衣服大部分是阿姨买的。有时候,她也会做点手工活,给鞋子穿上鞋带,一双一角钱,一天下来能赚个二三十元。但这活不是每天都有得干,还得看鞋厂的生意。   父亲赚的钱只够温饱   徐梦伟和父亲的交流很少。   徐端君说:“我知道她是有点恨我的,怪我没有给她及时治疗。但我真的是没有办法,赚的钱只能够解决温饱问题。”   从1996年开始,徐端君就靠骑黄包车为生。“一年又一年,想着攒够钱了就带她去治疗,但黄包车越来越多,生意一年比一年差。现在一天赚五六十元已经算好的,今天上午才赚到了16元,天气热,到了下午,人就更少了,生意更难做。”   看着女儿一天天的沉默,徐端君的心里其实很愧疚。“她没有上过学,去了学校3天,就再也不去了。问她在学校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愿意提,但我知道,肯定是因为她的脸。她是我唯一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不想治好她呢!”   但徐梦伟说:“我从来不恨他,因为他是我的爸爸。”   手术费还缺20万   2013年,徐端君带着女儿去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因为不识字,去这一趟对父女俩来说非常不容易。“本来到了上海,坐地铁去医院只要几元,但我们不得不打的,贵了好多。到了医院,连挂个号也不会,只能到处去问。”   徐端君说:“经过医生诊断,她这个情况属于先天性纤维瘤,通过手术,是可以治愈的,但手术费要近30万元。”   对于徐端君来说,这是一笔巨款,女儿的治疗再次被搁浅。   但今年,好心人的帮忙给徐梦伟带来了希望。“村里5个办鞋厂的老板每个人捐了1万元,还有其他村民以及不认识的好心人也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捐款有近10万元。”收到的爱心款,徐端君都让人帮忙记下来。   6月22日,徐端君带着女儿再次去了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医生说,3个月后可以安排手术。”   目前,手术费还缺20万元,希望大家伸出援助之手,帮助这个姑娘,让她的生命不再灰色。   帮助方式:拨打本报小虎队新闻热线86901890(拨了就灵一拨就灵)。   汇款至徐端君农业银行账户6228480368089499975。   因为脸上长有先天性神经纤维瘤,徐梦伟的脸整个畸形了。   作者:颜婷婷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